锦灰堆

风雪为客,锦绣成灰。

雨天挤地铁就是会产生这样的联想呀

跑步之后吃了卡路里很高,且并不美味的一餐,心情只能说是不太愉快了。

生命在于运动,或许吧

锻炼身体的意义在于让我觉得这一天也没有白过。我其实也搞不明白会让我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的究竟是工作还是工作间隙的摸鱼还是两者兼具。我的领导是好领导,同事是好同事,烂的是我。
说回锻炼身体,瘦是没怎么瘦的,体脂率也不知道减没减,最明显的变化是肩膀硬了胳膊粗了,健身房认识的老哥说可能是姿势不对,我倒是觉得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最后所有部件都要壮起来才好嘛。
真没想到能坚持这么久。

城市生活没什么不好

城市生活没什么不好,挺赛博朋克的。
我一直觉得地铁是个贴近未来的产物,钢铁巨龙凿穿泥土奔驰在地底,肚子里是些离不开电子产品的人类。
地铁里人与人贴得很近,窥视他人屏幕时感觉像是窥视他人思维。这事肯定不是谁都觉得可以,但我觉得挺好,我很希望能有人对我说喜欢我听的歌、看的电影或是读的书、哪怕是听的电台。寄希望于陌生人是件寂寞的事情。
押井守讲我们离脑后插管已经近了,技术发展不过是将外置的手机转化为内置罢了,如此一来真是牺牲了很多乐趣。
话说回来,每次从人多的地铁中挤出来时总觉得劫后余生,我也像约拿被鲸鱼吐到旱地上一样。“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我没复活,我没被消化,我的思维依旧附着在目的上。
对了,还有,大陆版的伊藤计划三部曲分别被翻译成了《无形的武器》(虐杀器官)、《理想国》(和谐)和《故去者之国》(尸者的帝国),真的,难为译者了……

记一次别开生面的coctrpg网团

记又一次别开生面的coctrpg面团

玩梗与ooc齐飞,破相与大失败同在
大亲友带的稍微魔改的暗厢团,一上来就简单粗暴的表示是ny大大搞事(。
pl依旧只有我⬇️
pc:零(只活在设定中的内向大学生)


引入前:
kp:你卡有没有头像?
我:等我去找个碇真嗣的图来。

引入:
kp:你醒来时……
我:…又来!
kp:发现身上并没少什么东西。
我:耶!谢谢ny大大!ny大大最好啦!!
kp:但是钱包里的钱都不见了,同时多了一包狗粮。
我:拿回去!把钱还我!你是多爱狗粮梗!
kp:并不是呀www上次明明是猫粮www哦对了,你还发现小提琴琴弦全断了。
我:淦,我的心好痛,好好的一位邪神,怎么就跑过来欺负没什么钱的大学生pc…
kp:这话请对ny大大说www

line:
我:既然有网络信号,那我要给哥哥(上一次的pc)发line。
    初号机 to 兄様:123
kp:认真点好吗。
我:我就试试嘛。
    奶亞★菈仛梨ぷ様 to 初号机:阿呆 馬鹿 😾
我:……看、看来我的手机是中病毒了呢,立刻,马上,把line关掉。
kp:切www

是大失败哦:
我:灵感大失败了,怎么办才好?
kp:那么零没感觉到危险,一路走到车厢尾,透过玻璃看到对面一片限制级画面,被粉饰成赤色的地面上洒满了破碎的脏器和断裂的残肢,犹如一场饕足的血肉盛宴。因为目睹了这番场景,零感到晕眩,跌倒在地,脑门正好磕在门把上,豁了个口,鲜血直流。
我:我这是毁容了吗…
kp:是的哟,就减少1点app好了。
我:求你普通的减hp好吗!!

是大失败哦 2:
我:san值大失败了,怎么办才好?
kp:就来个暂时疯狂好了(请开始你的表演.jpg)
我:自己去看eva19集(冷漠.jpg)

是受伤的friend呢:
kp:零看到一个男性瘫倒在座椅上,看服装应该是列车员,他陷入了昏迷,面色苍白表情痛苦,一条腿不自然的弯曲着。
我:app是多少?
kp:11,年龄在二十到三十之间。
我:啧,这次的拖油瓶一点都不萌,卖了卖了。
kp:……是这样吗😏

不,是毁容的homofriend:
kp:“我的头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接下来的事情记不清了。”列车员轻轻捋了捋被血浸染的白发。
我:等等,白发?
kp:对w
我:…大哥你是姓渚吗…
kp:没错ww
我:……那名字是…
kp:是薰哦www
我:………你等等!先给我解释解释app为什么只有11!!
kp:磕到头破相了,你自己app不也减了1嘛。顺带一提原始app是17哦。
我:…………啊,脑壳痛,我竟然被同一个梗打倒两次……

战前交♂流:
kp:渚先生怜惜的摸了摸零受伤的脑壳。
我:…我要更加怜惜的摸摸他的,这倒霉孩子被磕掉了6点app,伤的一定很重。

真实猛男不虚flag:
零:这一次是我一定要让你幸福,回去之后一起弹钢琴吧。

HE?:
kp:零醒了过来,头很痛,仿佛做了个漫长而无比真实的噩梦。
我:是乘务员的话应该还在列车上吧,去找他,用跑的。不对,等等,在那之前先看看钱包里的钱还在不在,还有小提琴!小提琴还好吗!
kp:不愧是真实财迷(邓布利多摇头.gif)

是大失败哦 3:
我: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突然倒霉起来(幽怨的眼神.jpg)
kp:噗,零跑了几节车厢后终于找到了渚先生,但由于情绪过分激动不小心撞到了人,两人摔作一团。对方是橘色双马尾的姑娘…
我:橘、橘色…
kp:她恶狠狠的瞪着眼,朝着零的脸狠狠的打了一拳,然后洒脱的离开了。
我:对不起嘛…
kp:零坐在地上吃痛的捂着眼睛,渚薰微笑着向他伸出手。
我:呜哇哇要唱甜蜜蜜庆祝一下才行!!

记一次别开生面的coctrpg面团

记一次别开生面的coctrpg面团

大亲友带的毒汤团,

pl只有我自己,

全程放水⭐️

pc1(我):九十九(打扮的像快递员的黑客)

pc2(亲友):悠一(因为不能说话而毫无信誉的黑医)


引入前:

我:可以随身携带猫粮吗?

kp:okDA⭐️ZE


引入:

kp:你醒来时,身上只穿着破旧的白袍…

我:…所以我究竟为什么要认真写携带物品啊!猫粮都没给我剩下!

kp:wwwwwwwwwww


某个房间:

kp:你看到了纯白的房间中有一只巨大的单翼怪物…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以我的属性根本没希望嘛!

kp:…你怎么好像比我更了解情况。


某个房间2:

kp:悠一找到了一本奇怪的书,书面上好像粘有黑黑黏黏散发异香的液体。

我:究竟怎样才能从三面高达天花板的书架上立刻定位到这一本喔,用嗅觉吗?

kp:…悠一咬着书脊,十分自豪的摇了摇尾巴。

我:住手,别突然改成狗啊wwwwww


某个房间3:

kp:从漆黑一片的房间中走出一位少女,歪着头呆呆的看向九十九。

我:根本是幼女!看看悠一的反应。

kp:摸了摸少女的脑袋,一起歪着头呆呆的看向九十九。

我:绝望了!我对这个房间绝望了!连一个能交流的人都没有啊!


某个房间3(2):

我:…我进去了哦。

kp:点头。

我:…我遭遇到危险你也不要进来,除非我叫你。

kp:点头。

我:…要保护好幼女。

kp:快点进去好吗你这萝莉控。


临时疯狂:

(在各种意义上十分兴奋)

我:夭寿啦wwwwww

kp:九十九感受到胃部强烈的不适…

我:于是趴在地上吐了起来,明明只能呕出胃液,却无法停止呕吐的冲动,甚至情不自禁的将手指伸进喉咙催吐,像是要将五脏六腑都排出体内似的…

kp:喂,你也太用力了,好恶心。

我:悠一君不做点什么吗?

kp:相当嫌弃的绕开呕吐物,相当嫌弃的走到九十九背面以理论上绝对碰不到脏东西的角度十分勉强的用指尖拽了拽他的手。

我:这个角色的定位绝对有哪里搞错了吧!


临时疯狂2:

kp:悠一因为胃部强烈的不适而干呕起来,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九十九的反应是?

我:根本没有加过精神分析,唔…不然骰骰看拳击好了。

kp:好过分?!角色定位有问题的到底是谁啊!


卡关:

我:要.死.了!根本找不到【】啊!


卡关2:

我:干脆用男子汉试验法尝一口算了…!


卡关3:

我:把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放进去试一下算了…!


放水:

kp:…少女的视线集中在某样东西上。


放水2:

kp:悠一用看傻子的眼神盯着九十九。


死亡结局?:

我:完蛋啦wwwwwwwwww根本活不下来www

kp…桥豆麻袋!总、总之在昏迷中听到了某个声音,“作为对于你勇气与善良的嘉奖,就准许你活下来好了”,大概是这样…!

我:不要放弃kp的尊严啊喂www

kp:是你害的啊!!


死亡结局?2:

kp:随身携带的猫粮洒了九十九一身,样子相当狼狈。悠一露出嫌弃的表情,牵着少女后退三步。

我:哈?

kp:听到猫粮我就在想这个场景了,爽!

我:…放我一条生路其实是为了猫粮吗!


完整版原创人物塑造45题

你的铃堡:

1 在300字以内,介绍一个原创人物的设定。(包括性格,外貌,特点,职业,生平等)




2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日后性格造成的影响。即,如果不在该环境中成长,他/她/它会失去或增加什么性格特质?




3 写一个他/她/它童年期的生活片段。




4 写一个他/她/它老年期的生活片段。如该人物英年早逝,请发挥想象。如该人物长生不老,请随意选取一个足够年长的阶段。




5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它爱情观的影响。




6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它三观(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影响。 




7 人物显著的性格缺点是什么?他/她/它为什么有这个缺点?你设定这个缺点的目的是什么?




8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缺点导致人物陷入困境/失败的情景。




9 人物最显著的性格特质是什么?他/她/它为什么有这个特质?你设定这个特质的目的是什么?




10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特质是如何让人物在应对变故时显得与其他人不同。




11 如果他/她/它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语言攻击,会作何反应? 




12 如果他/她/它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肢体攻击,会作何反应?




13 人物的什么特点是你在没有考虑太多的情况下,为了个人偏好而设定的?(如某种疾病,某种特殊喜好,某个习惯etc.)




14 人物的语言习惯是怎样的?他/她/它擅长口头交流吗?为什么?




15 选一个你的人物不擅长的领域(厨艺,学术,政治etc.),描写他/她/它不得不谈论该领域时的情景。




16 描写人物临终时的情景。




17 人物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分析他/她/它恐惧的根源。




18 接上题,分别描写人物被恐惧击败,和战胜恐惧的情景。




19 人物真正的追求是什么?他/她/它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偿所愿吗?为什么?




20 人物最不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




21 接上题,设置合理的背景,让人物自愿做他最不可能去做的事。




22 描写一下人物彻底绝望崩溃的情景。涉及原因。




23 人物和什么无生命的物件(订书机,塑料袋,卡车etc.)最有共同点,为什么?




24 人物最喜欢穿什么衣服?和你喜欢让他/她/它穿的一样吗?




25 清空头脑。写下最先浮上脑海的三个关于这个人物的词语。




26 他/她会如何应对生理方面的不适?




27 作为创造者,你最欣赏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它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8 作为创造者,你最讨厌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它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9 在现代背景下,他/她/它会自己动手换电灯泡吗?




30 以人物的师长的角度评论一下他/她/它的能力与成就。 




31 描写一下人物在正常情况下吃饭时的情景。他/她/它对食物有偏好吗?有特别的进食习惯吗?




32 人物有心理阴影吗?如果有,请探究至少一个阴影的根源与它对人物性格与行为的影响。




33 使人物在24小时内拥有神的力量。24小时结束后,世界会有变化吗?发生了什么?




34 人物的学习能力如何?描写一下人物学习一项新技能的情形。




35 强迫你的人物写一篇短故事。他/她/它在不情愿的状态下会创造出怎样的故事?




36 把人物放进与世隔绝,没有任何娱乐与消遣的环境之中。人物会如何应对?




37 请亲友写一写这个原创人物。分析他人的同人文, 你觉得该人物的什么特质最深入人心?什么特质最不易把握?该人物写起来容易OOC吗?




38 人物的性生活是怎样的?他/她/它有什么性癖,形成原因是什么?




39 描述一下人物的手。这只手有什么特点?从特点中能看出什么?




40 讲一讲创造这个人物的契机。




附加·人物名字相关




41 人物的姓名是什么?你确定这个姓名之前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还是很自然地认为他/她/它就应该有这个姓名?




42 人物的姓名有什么含义?




43 从人物的命名者(父母,监护人等)的角度出发,写写人物被命名的过程。




44 人物周围的人对这个名字都有些什么看法?他们是如何称呼人物的?




45 人物满意自己的姓名吗?为什么?他/她/它喜欢被怎么称呼?



Safe

       维克菲尔德从噩梦中惊醒,他先像个劫后余生的溺水者般深吸了几口气,而后又仿佛被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吓到似的屏住呼吸。他感觉有那么一瞬失去了对情绪的控制,驱动他思维的不再是理性,而是属于梦境的遗产。戴维特的质问对他步步紧逼,仿佛要为他内心的不安找到一个出口,这致使他不自觉地四处张望,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也正是这时,或者应该说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考夫曼凝视着他。

       德国人有双源自哲人笔下的眼睛,这两湾过于幽深的蓝色中所蕴含的不单单是种形而下之美,它们以思想与智慧为土壤,所以从不缺乏理性的果实,但也正因此,在其上孕育出的不论是何种感性,都会将它们点缀的格外熠熠生辉。维克菲尔德与考夫曼相识已久,即便自认看惯对方那双迷人的眼睛,却依旧难免在撞上其中闪现出的担忧时感到晕眩。

       “我亲爱的朋友,或许你想谈谈。”这是个肯定句。

       维克菲尔德无需回答。他看着考夫曼端正坐姿,取出笔记,一幅医生派头。但他甚至没有摘下手套,只是漫不经心的用钢笔轻轻敲击桌面。

       这是一场处于正式与非正式之间谈话。

       维克菲尔德从未在一场心理分析中同时扮演医生与病人两个角色,但这并不代表他缺乏自我解析的能力。事实上,他在绝大部分时间里都能快速的解构自己的梦境,而考夫曼所做的不过是点点头,或是随便写上两笔。可他在倾听,这个游刃有余的听众笔直的端坐在维克菲尔德的不安中,仿佛信标般不由分说的引导着室内的气氛。

       “谢谢你,考夫曼,我还从未想过自己也有需要心理治疗的一天。”

       “不,我的朋友,你只是受到了惊吓,兴许还遗留了些吸入大麻的后遗症。你不需要治疗,但我可以帮助你。”

       考夫曼摘下一只手套,他的手指细长,骨节优美,维克菲尔德见识过它握住一支笔,甚至是一把琴。但此时他感受着它的温度。

       “这只是个咒语,相信我。”

       他的睫毛划过考夫曼的手掌。在其庇护下,透过眼睑的光线逐渐过度成柔和的深红色。他感到安心,几乎睡去。

       “戴维特先生很安全,你也是。”

       他意识朦胧,而考夫曼的声音像一曲大提琴,卷携着松香味,低沉却又清晰。

 

       ...

 

       溺水导致的晕厥使维克菲尔德看到了过去的光景:他躺在一列温暖的车厢中,夕阳如炬,烘烤他因泅水冰冷而僵硬的躯体,他的朋友用摘下手套的右手盖住他的眼睛,视野中覆盖着令人安心的深红色,他几乎睡去。但紧接着考夫曼突兀的收回了手,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抱怨便醒了过来。

       随后他看到了那封早已等待在他书桌上的信。

 

       他又开始做噩梦了。

 


第一人称习作练习(不

这大概是我装逼和矫情的新巅峰吧


       你。

       我说,你。

       你到底作何感想呢?

       数以万计的日日夜夜,我总想掀起你植满黑发的头皮,撬开形状优美的头骨,以便梳理你的大脑,琢磨清楚,究竟是怎样陆离的光景正寄居在其中,究竟是何等的疯狂,才能将你囚禁在这多雨之国阴冷的王座上。

       然而即便是如今我因绝望终于得以窥见你的冰山一角,即便你向我伸出手来,我亦无从知晓其中任何一个问题的答案。

       你的手掌干燥而冰冷,指节委婉至优柔,它们弯曲着,以微拱的弧度维持着我们之间脆弱的牵连,那姿态如同正珍重的捧着某种易碎品,力道却轻柔的像是随时可以将之舍弃。

       我无法称其为牵手,正如我不认为人工呼吸是接吻一样。

       “这里是死海,是夜叉池,是俄刻阿诺斯。”

       还是我的终点。

       你不作声响的放开手,转而给我一个拥抱。

       我环住你的背脊,倚靠你的胸膛,用手指紧紧抓住你黑檀色的头发,甚至想着干脆迎面而上,吻一吻你轻浮的嘴角,或是用一口尖牙利齿撕咬你的喉咙。然而这些终究成了毫无意义的肖想,我——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互相束缚,在寒夜中榨取彼此的体温。

       我有所怨恨,满腹愤然,惶惶不可终日,但偏要佯装镇静无畏,于是率先松开双手。随后你蹲坐下来,为我系紧缠在足踝上的重物——我两手空空,没有那由毛茛、荨麻、雏菊和长颈兰制成的花环,亦不着华衫,缺少层层叠叠的裙裾,于是注定成不了人鱼。这具干枯的皮囊不溶于水,非要坠入深渊才能安心。

       我强迫自己转移视线不去关注你的喜悲,却隐隐悔恨将会错过写在你面容上的一丝一毫。或许是今夜这轮新月的光辉过于朦胧,才使我如此优柔寡断。诸多矛盾撕扯着我,陷我于似是而非的窘境之中,然而我无需担心,因为不消多久,那些心绪便会随波逐流,被置于安全的地方。有更为强有力的死亡作其看守,想必再也无人能知。

 

       可是,可是啊,明明你就是我的死海,夜叉池,及俄刻阿诺斯,为何我不是窒息在你的呼吸中,而是溺毙在这永恒而冰冷的流水中。

       你看看我,我曾经希望拯救你,如今却奢求你来救救我。